当前位置:主页 > 她智慧 > 55岁清华保洁阿姨弹钢琴走红:不识乐谱,靠下班后偷偷自学

55岁清华保洁阿姨弹钢琴走红:不识乐谱,靠下班后偷偷自学

2022-01-15 21:46:28来源:澎湃新闻 程婷阅读:0标签: 清华  保洁  阿姨  钢琴  走红  乐谱  自学

文章导读
“邢大姐”叫邢国芹,今年55岁,来自辽宁锦州。...

不识五线谱,未经过任何培训、任何人指导的情况下,弹出别人一听就知道你在弹啥的钢琴曲,这是不是像天方夜谭?

清华大学有一名55岁的保洁阿姨却做到了。这两天,她因零基础弹出《我的中国心》的视频“出圈”了。

这条视频最初出现在清华大学艺术教育中心主任赵洪的朋友圈里。在朋友圈配文中,赵洪写到,“最出乎意料的,是物业保洁专管邢大姐,她说自己喜欢听人弹琴,趁着打扫卫生就偷偷练琴,自学了一首《我的中国心》……”

对此,澎湃新闻走进清华,听“邢大姐”和她周围人讲述了她偷偷学钢琴的故事。

“邢大姐”叫邢国芹,今年55岁,来自辽宁锦州。10年前,她和丈夫一起来北京务工,在一家超市干了两年后,通过中水物业的招聘,成为服务清华艺术教育中心的保洁团队的领队。

邢国芹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澎湃新闻记者 程婷 图

邢国芹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澎湃新闻记者 程婷 图

记者见到邢国芹时,她穿的就是视频中的蓝色工作服,黑布鞋,一头短发显得人利落精干。

邢国芹已在清华园里工作8年了,还从保洁领队升为了保洁主管。她偷偷自学弹钢琴则是近两年的事。

“新冠疫情来之前,清华艺术教育中心各类活动比较多,我们工作也忙;疫情来了后,活动少了,我们的工作反而相对轻松了。我就在下班没人后,借着老旧闲置的钢琴偷偷练了起来。”邢国芹说,她没有乐理基础,看不懂五线谱,但是受清华艺术教育中心的工作环境感染,爱唱歌,也喜欢听钢琴演奏。

她靠边哼着歌,边去按琴键,尝试把歌曲的调找出来。反复尝试、摸索后,自己听着觉得找准调子了,她就会反复练习,直到靠肌肉记忆就能弹出完整的曲子。

说“偷偷练琴”,是因为清华艺术教育中心的钢琴主要是供演出用的,按工作规定,保洁人员是不能随意去动的。

但是工作时间久了,邢国芹也知道,比如放在清华蒙民伟音乐厅四层楼道拐角处的那架钢琴是老旧闲置的,不会用于演出,她做保洁的时候顺手上去摁几下也没事。慢慢的,邢国芹还会趁着下班没人的时候去摸索练习。

不过,每次听到有脚步声,她就会立即停下,因为怕被人发现她“违反工作纪律”,也不好意思是让人知道她在自学弹钢琴。

但她也不是每一次都能听到脚步声。2020年的某一天,物业公司的总经理方玉国听到了楼道里的琴声,旋律还不错。“我以为是有老师在调琴,走过去发现是邢大姐,我当时甚至还拍了段视频。”方玉国告诉澎湃新闻,有点类似于“取证”了。但是考虑到当时是下班时间,而且邢国芹平时工作很出色、用的也是闲置的旧钢琴,他就悄悄走开了。

方玉国在跟赵洪的日常交流中了解到,赵洪自己爱艺术,并且支持中心里的员工在不影响自身工作和中心演出的前提下,把闲置的旧钢琴等用起来,丰富业余生活。

于是,有次跟邢国芹谈话时,方玉国提起了她弹钢琴的事。

“当时我心里做好了以后再也不弹了的准备,并且打算马上说,‘我以后再也不弹了。’”邢国芹回忆,但是没想到方经理说,在不影响自己和中心工作的前提下,可以弹。

“我当时听完特别激动。”邢国芹说,之后,下班有空时,她就继续一个人悄悄去练琴。时间久了,她会弹的歌曲也多了起来。

今年1月11日晚,清华艺术教育中心要办内部新年联欢会,邢国芹被方玉国推荐代表物业团队,上台弹奏了《我的中国心》,反响很强烈。此后,邢国芹弹奏《我的中国心》的视频在网上扩散,走红。

谈及自己走红一事,1月15日,邢国芹对澎湃新闻表示,“谢谢大家对我的鼓励。”她还说,只要条件允许,会把钢琴继续弹下去。

邢国芹和她常弹的旧钢琴。澎湃新闻记者 程婷 图

邢国芹和她常弹的旧钢琴。澎湃新闻记者 程婷 图

以下是邢国芹与澎湃新闻的对话:

疫情后才偷偷学钢琴,不识五线谱靠哼歌找调

澎湃新闻:你是什么开始对弹钢琴感兴趣的?

邢国芹:在2014年到清华艺术教育中心工作之前,我没有见过钢琴,也不会演奏任何乐器,但是我比较喜欢唱歌。

我印象比较深的是,念初中那会儿,上音乐课时,老师会把脚踏风琴搬到教室里,一边踩一边弹,声音很好听。我觉得很新鲜、很奇妙,有时会趁下课琴还没被搬走时,跑过去摁几下。

来清华上班之后,我才见到钢琴,并且知道不用脚踩就能发声,声音很好听,很神奇。

澎湃新闻:平时做保洁工作什么样的机会能接触到钢琴?

邢国芹:清华艺术教育中心算是演出单位,我们经常要为在这里举办的演出活动做服务,也因此常常有机会听到钢琴演奏。

耳濡目染的年头多了,我觉得钢琴的声音特别亲切、悦耳。但按工作纪律要求,未经允许我们是不能去动用演出器材的。但演出结束后,我们为音乐器材做保洁时,也能顺手去按几个琴键。那声音真好听,我心里想着,如果能弹出曲子的话会很幸福。

后来,做保洁工作久了,我知道中心有一些年久失修、弃置不用的旧钢琴,是不会再用于演出的。我做保洁时,会认真擦拭,有时还去按几下,觉得声音也很不错。

不过,在2020年出现新冠疫情以前,中心各种会议活动很多,常常晚上还有演出,我们也因此经常会工作到晚上10多点,甚至十一二点。所以,前面几年并没想过偷偷练琴这事。

澎湃新闻:那你具体是什么时候开始偷偷学弹钢琴的?当时学识五线谱了吗?

邢国芹:我看不懂五线谱,真正开始去摸索着弹曲子大约是在2020年初清华放寒假的那段时间。

当时由于疫情来了,中心没什么演出了,我们的工作反而比平时轻松了一点。加之疫情防控需要,我们不能随便外出。于是,有时候下班了没人了,我就一个人偷偷去那台闲置的旧钢琴上一个键一个键摁。

澎湃新闻:你不懂五线谱,一开始是怎么弹出曲子来的?从尝试一首曲子,到能完全弹下来,会经历了怎样一个过程?

邢国芹:我记得上学时,老师用脚踏风琴给我们上音乐课,顺着一个方向摁,琴键能发出“哆来咪”之类的不一样声音。所以,我就尝试着一个键挨着一个键去摁、去听,看能发出怎样的声音。

之后,我就尝试着,一边哼自己熟悉的歌,一边去钢琴上尝试,看能不能摁出歌的调子来。反复试验后,慢慢就有一些旋律出来了。

我很喜欢《我的中国心》这首歌,最早尝试弹的也是这首歌,印象中应该是花了很长时间才基本找准整首歌的曲调。

这首歌我现在能熟练地弹出来了,但是跟专业的人肯定不能比。

日常工作中的邢国芹。图片来源清华

日常工作中的邢国芹。图片来源清华

“偷学”被发现以为自己不能练琴了,未料却得到支持

澎湃新闻:你们正常是几点上下班?最初会不会担心被别人知道你在偷偷练钢琴?

邢国芹:我们上午7:30—11:30上班,下午1:00—5:00上班。中午一般会有人休息,肯定不行。所以我都是晚上下班后没人了,再偷偷去弹。

最开始的时候,因为我感觉我弹的声音不对,会不好意思;也怕被领导、同事发现。只要听有脚步声,我就会赶紧停下来。

澎湃新闻:后来你偷偷学弹钢琴的事是怎么被发现的?

邢国芹:方经理也常常下班后走得晚,就被他发现了。

有一次,他找我谈话时问到我弹钢琴的事,把我吓了一跳,感觉挺尴尬的。我当时心里想着,完了,被发现了,以后不能弹琴了;经理要是说我违反了工作制度要求,我就立即跟他说,我以后再也不弹了。

但没想到,方经理没批评我,他还鼓励我说,只要不影响到我自己的工作以及中心的老师们的工作,可以继续在旧钢琴上弹。我当时特别激动。

澎湃新闻:你的同事们什么时候发现偷学弹琴的?她们怎么看你学弹琴这件事?

邢国芹:我们上班期间休息的地方有闲置的旧钢琴,有时大家干活完后会在那儿休息几分钟。我看到钢琴手痒时,会伸手去摁两下。因为还能弹出个调,大家就知道我能弹钢琴了。

我同事年龄基本都在四五十岁,她们也没人会乐器,所以就觉得很惊奇,问我是怎么把它弹出调来的。

澎湃新闻:你现在还怕别人听到你练琴吗?

邢国芹:练的时间长了,脸皮也厚些了。但练琴时听到有人来了,还是会下意识地停下来,不好意思让人听见。

没请教过专业人士,两天能自己试出一首歌的调

澎湃新闻:这两年多来,你有找清华艺术教育中心的老师或者学生请教过弹钢琴相关的问题吗?

邢国芹:没怎么向他们请教,因为他们经常有演出或者其他活动,都很忙,所以我尽量不去打扰过他们。我主要是自娱自乐。

澎湃新闻:要把一首完整的歌的调都找全的话,大概需要多长时间?

邢国芹:现在的话,可能差不多一个多小时能找出个大概。然后边找边练,感觉没找准的地方,第二天下班没事的话会再过来接着找。差不多两天,我能找到自己认为还比较准的调,然后就去练熟。

当然,只是我自己认为的“准”,要是拿我弹的去跟曲谱对比下,其实还是相差很多。

澎湃新闻:你自学弹钢琴的过程中有没有发现什么规律,比如怎么去找调?

邢国芹:我没有什么乐理知识,没找到什么特殊规律,主要是靠边唱边试,找好调了就反复练。练熟了,不去想歌曲是什么旋律,手就能自然而然地能弹出来。

但遇到新歌,也会有试来试去都找不准调的情况。如果一直找不到调,我会去弹一首熟悉的歌调整下状态,再来重新找。多试几次,慢慢地总能试出个大概。

澎湃新闻:你平均一周大概练几次钢琴?

邢国芹:现在一般一周有三四天下班后能有时间练会儿,一次大概练一个多小时。

澎湃新闻:有没有同事被你带动,和你一起弹钢琴?

邢国芹:还没有,她们年龄跟我差不多,都觉得太难了。

“第一次上台是班门弄斧,有点紧张没平时弹得好”

澎湃新闻:清华艺术教育中心每年都开内部的联欢会吗?这一次去参加演出,是物业公司推荐你去的,还是你自己报名的?

邢国芹:中心每年都会开联欢会,我们公司也要出节目。我们这里也有会跳舞的年轻女孩,一般是她们去跳舞。

今年,经理对我说:她们会跳舞的去跳舞,你不是能把钢琴弹出调吗?你就去弹个琴吧。我说:我不行,我到那儿会紧张。经理说:没事,去弹吧。就这样,他把我给报上去了。

澎湃新闻:你当时还穿着工作服,是临时上台的,还是提前几天就您说好了?

邢国芹:是提前三天跟我说的,所以那几天我又赶紧去练了练。我本身弹得就不行,怕到我上台一紧张,什么都忘了,那就给大家扫兴了。

演出那天,我们大家提前干完了活,然后一起参加了联欢晚会。

澎湃新闻:看视频不太看得出来你是不是紧张,你感觉当天发挥得怎么样?

邢国芹:上台弹还是有点紧张,没有我自个儿一个人的时候弹得好,但是演出钢琴弹出来的声音比旧钢琴声音好听。

我知道自己弹得不行,但中心的老师们都很支持我。

以前都是我自个儿偷偷练,从没想过会让我去参加音乐会,在这么多专业的人面前弹。清华艺术教育中心的老师们基本都是音乐学院毕业的,我真的属于班门弄斧了。令我特别感动的是,不管是我上台时,还是弹完下台时,掌声都非常热烈、真诚。

赵洪主任还说,闲置的钢琴用起来了是好事,大家能乐在其中更是好事。大家在清华艺术教育中心工作过后有点才艺,他们也很高兴,希望大家一起丰富业余生活。大家的鼓励让我很受鼓舞。

谈网上走红:谢谢大家对我的鼓励

澎湃新闻:听说赵洪主任在朋友圈里发的你弹钢琴的视频,郎朗也点赞了。

邢国芹:大家就是鼓励我,我知道他们都是在鼓励我。

2021年,郎朗来清华艺术教育中心演出过,当时我们在做服务保障工作,看到他在台上弹琴了,弹得特别好。我当时听了特别兴奋。

澎湃新闻:这几天你弹钢琴的视频火了后,有老家的亲朋好友看到你弹钢琴的视频吗?

邢国芹:我偷偷学钢琴的时候就告诉我丈夫和孩子了,他们觉得身体健康、有点业余爱好,挺好的,都支持我学。

但没人就我弹钢琴视频在网上火了的事来问我,我也不会主动去告诉他们这事。网友的关注是对我的一种鼓励,我很感谢大家对我的鼓励。但我觉得我没必要去宣传自己,因为我本身没有很高的文化、艺术修养,就单纯是个人工作之余的爱好。

澎湃新闻:你现在会弹多少首曲子了?最近在弹一些什么歌?

邢国芹:我也没数过。我就是听到好听的歌了,就学着唱,唱完就去钢琴上试着慢慢找调,找到以后就练。可能我会唱的歌,基本就能在钢琴上找一找调了。

最近我觉得有些老歌很好听,会弹一弹《十五的月亮》《妈妈的吻》等。

澎湃新闻:你以后会不会去学五线谱?对未来有什么打算?

邢国芹:感觉有点难,可能不会去学了。我能在工作之余把一些新学的歌自己找出调、弹出来,就很开心了。

要趁着年轻把想学的东西学了,不要等老了留下遗憾。未来,只要身体和年龄允许,我会一直在这里干下去,把钢琴弹下去。

点赞 (1)

她头条 | 她智慧 | 她生活 | 她快乐 | 她阅读 | 她时尚 |

她头条 备案号:京ICP备19011582号-2